站内搜索:
民族宗教
当前所在位置:首页>民族宗教>正文

少数民族文化遗产:在现代与传统之间

发布时间:2014-12-22 12:55:12    来源:人民政协报    阅读次数:
阿地里教授谈柯尔克孜族史诗《玛纳斯》的传承与保护
        \
阿地里2014年采访高龄的玛纳斯大师
\

《玛纳斯》第一部汉文版
    被称作柯尔克孜族百科全书的传记性史诗《玛纳斯》,不论在少数民族学术研究领域,还是在少数民族文化遗产保护方面,都占据着举足轻重的地位。日前,由中国社会科学院民族文学研究所主办的“柯尔克孜族百科全书《玛纳斯》综合研究”史诗歌手研究研讨会在北京举行,来自全国各地的专家学者围绕有关“《玛纳斯》史诗歌手”的问题进行了讨论。连接着传统与现代的《玛纳斯》史诗,作为柯尔克孜族传统文化的重要文本,其学术研究脉络是怎样的?作为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又应该有哪些保护措施及设想?《玛纳斯》歌手在其中发挥着怎样的作用?带着这些问题,本报记者访问了《玛纳斯》史诗研究学者、中国社会科学院民族文学研究所北方室主任、研究生院教授阿地里·居玛吐尔地(文中称“阿地里”)。
       
史诗通过表演传承

学术周刊:柯尔克孜族传记性史诗《玛纳斯》与藏族民间说唱体英雄史诗《格萨尔》、蒙古族英雄史诗《江格尔》并称中国少数民族三大英雄史诗”,是一部具有深刻人民性和思想性的英雄史诗,不但具有极高的艺术价值,而且具有重要学术价值。您能否简要谈谈《玛纳斯》史诗的学术研究脉络?

阿地里:据国内外学者研究,《玛纳斯》史诗最早于公元九、十世纪开始流传,在流传过程中,经柯尔克孜天才歌手们世世代代的琢磨,溶进了全民族的智慧,具有极高的艺术性和浓烈的民族特色。史诗以契丹建立西辽为历史背景,距今已有1000多年历史。我国从上世纪60年代开始对《玛纳斯》、《江格尔》、《格萨尔》三大少数民族英雄史诗进行调查、搜集、整理和研究。具体到《玛纳斯》史诗的研究,学者们在新疆克孜勒苏柯尔克孜自治州等地区发现了数十位玛纳斯奇”,即《玛纳斯》史诗歌手,其中就有被誉为当代荷马的居素甫·玛玛依(下称玛玛依),他当时一唱就是19万行,轰动了国内学术界。文革之前,国内相关著名学者几乎都去过新疆,比如神话学专家陶阳、时任文联秘书长贾芝、中央民族大学教授胡振华、时任社科院民族文学研究所副所长郎樱等。文革期间,《玛纳斯》歌手受到冲击,之前整理搜集的资料也完全丢失,但他们凭借坚强毅力保住了生命,为后续的《玛纳斯》研究工作提供了巨大保证。

1978年年底,《玛纳斯》的研究工作重新开始启动。玛玛依被请到北京,被安排在中央民族大学。其间,一边是玛玛依演唱,一边是学者进行文本记录。一年多以后,新疆文联开始着手《玛纳斯》研究的筹备工作,成立《玛纳斯》研究室,玛玛依离开北京,回到乌鲁木齐继续进行《玛纳斯》的记录整理工作。自此针对《玛纳斯》的学术研究开始步入正轨。

我是1990年调入新疆文联工作的。虽然文革前的资料千方百计找回了一小部分,但后续工作任重而道远。玛纳斯奇们开始重新演唱,激情焕发,取得了较大成果。比如《玛纳斯》史诗在文革前只有6,而在文革后依据玛玛依的演唱整理出8,这是目前国内外《玛纳斯》史诗结构最完整的唱本,也是国内外唯一一本完整讲述玛纳斯8代英雄故事的唱本。可惜的是,玛玛依在今年61日以97岁高龄去世了,这对于国内外《玛纳斯》研究领域的学者来说不失为一个巨大损失。

学术周刊:据您所述,我们对于《玛纳斯》史诗的研究起步于上世纪60年代,开始于上世纪80年代。那么,30余年来,对于《玛纳斯》史诗的研究与保护情况是怎样的?

阿地里:上千年来《玛纳斯》都是以口耳相传的形式流传下来的,因此始终遵循着口头诗学的规则——在口头演唱中进行创作。这与书面创作有所不同。书面创作是写在纸或其他实物上,即使中间有间断,还可以继续创作或修改,创作思路也可以在其间不断扩充;口头创作则是面对听众演唱,一次演唱就是一次文本再生产”,演唱的完成也就是文本的完成,下次演唱可能就是另外一个文本,所以每次演唱的文本之间,都有或多或少的变异。《玛纳斯》作为宏大的史诗,不可能原原本本地将其一字一句地进行复述,通常会在一些细枝末节、词句诗行及内容篇幅上有伸缩度,比如可以删繁就简,或对某人或某事进行细节描述,这是一种再创作,叫表演中的创作。

《玛纳斯》从上世纪60年代至今,据统计有100多位歌手曾经演唱过,虽不是所有歌手都能像玛玛依那样完整演唱八部史诗,但一般歌手还是能够演唱一部或一些如英雄的产生英雄的远征等数千行的传统篇章。因此歌手们在对《玛纳斯》的保护、传播,在民间的保存与流传方面起着关键作用,他们是学术研究的重要一环。就像手工艺不能只关注产品不重视传承人一样,《玛纳斯》研究也不能只盯着文本,还得保护传承人。按传统保护方式,就像著名民俗学者刘魁立先生所说的活鱼是要在水中看的”,《玛纳斯》要能在民间演唱并流传。近年,我们推动了柯尔克孜族百科全书《玛纳斯》综合研究的研究课题,在课题推进中,学者们认为对史诗歌手的研究要从理论上进行提升,对研究进行深入拓展。这次社科院民族文学研究所召开的《玛纳斯》史诗歌手研究探讨会,就是使《玛纳斯》研究开始走向专一、专题性的举措,对提升学科的理论层次非常重要。

歌手是史诗灵魂的守护者

学术周刊:既然史诗歌手是《玛纳斯》保护中的重要一环,那有何相关保护对策?

阿地里:关于《玛纳斯》史诗歌手,包括玛玛依在内的三位国家级传承人都在近两年去世了。现在我们在致力于培养青年传承人。新疆在很多地区都成立了《玛纳斯》保护中心,还有新疆文联的《玛纳斯》研究室也在从事《玛纳斯》保护工作。《玛纳斯》歌手多是农民或牧民,新疆文联与地方政府在生活上给予他们照顾,适时为他们提供适宜的演唱环境,如当地政府举办的文艺活动、以玛玛依生日为主题的玛纳斯国际文化旅游节等,会请他们来表演。除在民众中宣传普及外,《玛纳斯》学者还走进校园,为学生讲述《玛纳斯》史诗的内容、演唱方式,培养他们对史诗的兴趣。此外,在不同区域的歌手之间还经常进行交流互动。

三个国家级传承人离世,对《玛纳斯》的研究造成不小的影响。近年,我们出版了包括汉文在内的多种语言版本的《玛纳斯》,但这毕竟只是一次演唱的文本,是不是最好的,我们无法确定。最好的文本在什么情况下产生?首先需在歌手身体状况、情绪状态最好的时期,比如年龄在四五十岁、精力充沛、思维敏捷、口语演唱能够达到高潮。现在我们所记录的玛玛依演唱的《玛纳斯》是他在60多岁时的作品”,其间还有生活上的波折、地点的变动,肯定会对文本产生影响。此外需拥有一批歌者所认可的听众,拥有专心致志的听众与自娱自乐产生的演唱效果是不同的。半世纪前,除收听广播电台外,人们最感兴趣的娱乐形式便是聚在一起听歌手演唱,对柯尔克孜族人来说,《玛纳斯》史诗成为精神生活中最主要的内容之一。但随着报纸杂志、电视网络等新媒介的涌入,年轻一代的娱乐活动渐趋于多元,很多人更热衷于浏览网络、看看电影,因此需要培养不同的观众群体。交通的便利、信息的发达让以前具有自己语言、文字、传统生活习俗相对封闭、独立的群体面对更多的外来文化,其所需承受的冲击力也是难以想象的。近年来,在党政部门领导支持和扶持下,初步建立了能够保持《玛纳斯》史诗有人演唱的同时也有听众来鼓励歌手不断成长的机制,这也是非常重要的。

《玛纳斯》只有在演唱中才能得到最好的保护,我们这一代有责任让这种口头演唱传统尽量延续得更远、更长。保护文化的多样性是社会发展的一大趋势。非物质文化遗产与人有关,是人类世世代代创作并传给后代的遗产,是有灵魂的。如果说作为柯尔克孜族百科全书的《玛纳斯》史诗有一个灵魂的话,那么《玛纳斯》歌手就是这个灵魂的守护者

民族文化遗产保护应寻求创新

学术周刊:对于非遗保护,有些学者提倡保持原汁原味,有些学者提倡与时俱进才能更好发展,您如何认为?

阿地里:对于非遗保护,需保留其最传统、本质的核心要素,否则肯定会变样。比如制作一个工艺品,在坚守内容基础上可以做一些色彩之类的改变。但非遗是操作和制作的过程,比如民间艺人只能手把手将工艺传给徒弟,《玛纳斯》最传统的传承方式是,一位歌手通过演唱内容、声调、动作等演绎方式,对不同人物进行讲述,需要具有充分的创作空间及天赋。《玛纳斯》的传承是一个人的表演、一个人的舞台,观众虽有互动,但只能通过专心致志的眼神来增加歌手的自信和激情,在这种互动当中,好的文本才能产生。但《玛纳斯》要想走向更广泛的人群,则需一些改变。比如很多人欣赏《玛纳斯》的演唱,面临着语言不通的障碍。而在玛纳斯国际文化旅游节时,《玛纳斯》史诗的演唱形式由一人演唱改成上万人合唱,还加入大鼓等伴奏,创新了表演形式,让国内外学者都从内心感受到《玛纳斯》史诗的宏大氛围和直击人心的震撼力。

建立博物馆也不失为一种有效的保护方式。《江格尔》博物馆已经有了,馆内有艺人训练、演示的场地,有影音视频的展播,有实物的展示等,不管从形式还是内容上,都对民族传统文化做了很好的保护。《玛纳斯》作为柯尔克孜族的百科全书,囊括了婚丧嫁娶、服饰文化等诸多精神的和物质的东西,也有必要建立一个博物馆。此外,还可以借助新媒体将《玛纳斯》拍摄成动画片、电影或电视剧等,如果能付诸实践,这对柯尔克孜民族文化以及《玛纳斯》在当代社会的认知肯定比我们这些学者只做一些翻译、出版工作所产生的影响要大得多。

如果以上设想能够实现,我觉得就能基本将《玛纳斯》史诗的文化价值和社会价值全面、立体地呈现出来。毕竟优秀的传统歌手数量不断在减少,年轻的歌手能否达到前辈的演绎程度,还很难说。因此像这样的民族文化遗产需要采取多角度、多层次的保护方式。

学术周刊:有一种说法认为,维持传统生活方式与追求相对充裕的现代物质生活之间充满矛盾。您作为非遗保护的学者,对这个问题怎么看待?

    阿地里:人类追求文明进步,向往着更加美好的生活状态不因人而异,不因民族而异。保护传统文化不等于说要保护一种过去的生活状态,而是说优秀文化传统具有一定的共通性,可以起到精神上的引领作用,这是它的传承价值所在。今天的年轻人要追求更加现代化的生活方式,但他们心灵上应该对古典文化的精神有所感悟,既要走向现代化,又要不丢掉优秀传统。我认为,他们只要有这种态度就足够了。

Copyright © 2013-2013 www.hunnu.edu.cn, All Rights Reserved
电话:0731-88872410   邮箱:tzb@hunnu.edu.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