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内搜索:
人物风采
当前所在位置:首页>人物风采>正文

陈昌智:我有意见就要提

发布时间:2014-12-22 13:55:40    来源:中央统战部网站    阅读次数:
\
陈昌智,十一届、十二届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民建中央主席,曾任职监察部副部长。
2013年5月,记者走近陈昌智,透过他智慧的双眸、坚毅的脸庞,领略到一位民主党派中央主席的本色和风范。
“2012年底,习总书记走访民主党派,说好给我十分钟的汇报时间,结果我超了四分钟,见了总书记总是想把心里话多说说。”
诤言,直言,尽言……久闻陈昌智性格直率,说话不喜欢绕弯子,但百闻不如一见,采访开始,他便快人快语:
“不管在哪开会,只要让我发言,我就会把看到的问题讲出来,我有意见就要提。”
在陈昌智看来,这是他的率直性格,更是民主党派作为参政党的政治本色。
每年国务院的政府工作报告,事先都会征求民主党派的意见。每次,陈昌智都会提出问题。
与往年不同,2013年政府工作报告征求民主党派意见时,首先把机构改革的方案给他们看,看完现场提意见。
“我当场提了两个问题。”一个是改革不能一蹴而就,但要不断地推进。比如金融业混业经营,有的银行搞保险,有的保险搞银行,最近深发展和平安保险又合并,银行和保险又到一块去了。这种混业经营今后会越来越突出,但是我们的监管机构则是银监会、证监会、保监会三家,机构分离,不利于监管。他建议:在适当的时候,应该三会合一。
另一个是现在改革到了关键期,应该继续向前推进。很多专家学者提出要重建体改委,建立一个新的机构来推动改革。陈昌智认为那样又会增加一个机构,应该加大发改委的改革进程,虽然名叫发展与改革委员会,但它的大部分精力在抓发展,没有把很多精力放在改革上,应加强发改委的改革职能,为中央当好改革的参谋和助手。
网上一查,发改委有二十七、八个司,仅有一个司叫经济体制综合改革司。“改革这么大的事,只有一个司来管,显然没把主要力量放在改革上。”陈昌智说到。
这件事上,陈昌智的直率性格又凸显无余。
记者采访的前不久,他刚就民建中央今年的重点调研课题走访了发改委。在座谈会上,针对当前发改委组织的大讨论,陈昌智直言不讳地说:“对不起,我今天发个言,提两个建议:第一,你们要让经济发展向质量、效益的方向发展,不要向单纯GDP的方向发展;第二,你们要加大改革的职能,那么多司,只有一个是关于改革的,这样的安排太不够了。”
说到这里,陈昌智作了一个“自我点评”:“我的好处是,精力都放在民建的工作上,其他的很少。学术也搞,论坛也参加,也发表一些观点,特别是关于金融改革,如何调动民营资本的积极性、如何建立民间银行等等。”
他坦言,很担心城镇化问题。“上面说要大力推动城镇化,我最怕地方不从实际出发,一哄而起、一哄而上,很多过剩的产能都是这样来的,都是因为决策。”
在他看来,原来的GDP有水份,有的是有毒的GDP、有的是不真实的GDP。“垮了的桥再建就是重复,三鹿奶粉问题、环境污染了再治理……不知道要花多少亿,这就是片面追求GDP带来的问题,但这些GDP会再一次进入GDP,要治理污染又计入GDP,这都是不合理的。”
“我国的经济发展很快,目前经济总量已居世界第二,这是好事,但静下心来思考一下,这么快的速度给我们带来了不平衡、不协调、不可持续的后果,所以需要转变发展方式、调整经济结构,要提高经济的质量和效益。”
对于看到的问题,丝毫不会隐藏。这种政治本色已经融入了陈昌智的骨子里。
打铁还需自身硬。陈昌智的直言敢说,是因为他有底蕴。所以每每陈言,他都是建良言、献良策,他都能参政参到关键处、建言建到点子上。
底蕴来自于经历和阅历。
“当年,我们大学毕业之后需要进行再教育。我选择了军垦农场,到那儿去锻炼了两年。在那里军训很少,种庄稼很多,我们什么都做,两年里所有的农活我都做遍了,种玉米、收玉米、育秧、插秧、收割、挑粪……”
回忆起往事,他的眼神里满是怀念。
1963年至1968年,在四川大学经济系学习。
1969年至1970年,在解放军七八四八部队一五O师农场劳动锻炼。
1970年至1971年,在四川省金阳县洛觉区做中学教师。
1971年至1978年,在四川省金阳县任职文教局干部。
1978年至1979年,在四川省金阳县任职文教局干部,在教师进修学校做教师。
1979年至1981年,在四川大学经济系中国经济史专业攻读研究生。
在那个计划经济时代,陈昌智所经历的锻炼和学习过程,远比常人艰辛得多,但也因此造就了他坚忍不拔的性格和锲而不舍的精神。
参加工作之前,在军垦农场锻炼的两年,让陈昌智感触颇深。
“我们干农活,种包粪秧,就是把粪和油枯拌在一块,挑着到田里去,每人再拿一个脸盆,把粪和油枯抠出来放在脸盆里,然后掰一块秧,在脸盆的粪水里面沾一下,这样把营养包在秧苗根上,转青就很快,如果直接插下去,土壤没营养。”他讲述道。
“我们还跳忠字舞,吃忆苦饭,大家一起去山上挑青色的东西,谁都不认识是什么,反正看到绿色的就挖回来,然后煮一大锅,好难吃啊。”
……
艰苦的锻炼砥砺了陈昌智的意志,军垦农场的生活结束后,他被分到凉山彝族自治州金阳县工作,先在乡下,后调到县城,一呆就是近十年。
1979年是恢复研究生考试的第二年,陈昌智凭借坚强的意志考取了四川大学经济专业,主修中国近代经济史。这年,他34岁。
1981年,陈昌智研究生毕业,留校任教。
经济史专业与其他专业不太相同,因为要用很多实例、史实,讲历史发展的过程。有过程就要有故事,所以,他非常注重收集资料。
当时,在大学查资料是件难事,费半天劲查找卡片,送进去却被告知没有此书。无奈之下,陈昌智开始自费购买专业书籍,没想到,却因此养成了搜集史料、积累资料的好习惯,专业书籍大都买了,甚至以后不用再去图书馆。
自上世纪八十年代初到1988年,陈昌智撰写出版了多部专著、发表论文30余篇,数次获得全国和省级优秀学术成果奖。而他主编的《中华人民共和国经济简史》、担任副主编的《经济发展辞典》、与人合著的《中国近代经济简史》等著作,至今仍在业界发挥着影响。
之后陈昌智又担任四川省政协专职副秘书长,联系农业委员会、财贸委员会和经济委员会。此后,历任四川省监察厅副厅长、四川省政协副主席、监察部副部长。
偏远艰苦的基层磨砺,经济领域的学术造诣,多个岗位的实践历练,这是陈昌智敢说话、说真话的源泉和底气。
2006年,陈昌智的《关于严厉打击官煤勾结,从源头上治理矿难的提案》,在国内外引起强烈反响;2007年,《关于加强驻外中资企业监管,防止境外国有资产流失的提案》被全国政协评为优秀提案……
“我告诉民建的同志,要把民建工作放在首位,不要认为有了什么行政职务就觉得了不起,你的根在这儿。有的同志做了副省长、副市长,同民建就生疏了,到了地方也不见民建的会员,会员都很不高兴,这样就没有凝聚力了。”
身为民建中央主席,陈昌智深知仅靠自己敢言能言是远远不够的,必须把民建打造成一个高水平、高素质的参政党团队。
1985年,陈昌智加入了民建,从此和民建结下了不解之缘。
从民建四川省委会副秘书长、副主委兼秘书长,到民建四川省委会主委、民建中央常委,再到民建中央副主席、常务副主席、民建中央主席。
民建,是他的家;民建,是他的根。
民建有288个省辖市级组织,民建中央规定,每一届每个主席、副主席都要联系几个省,在一届之内走完这些省份的民建市级组织,与会员座谈了解情况。
“八届我还是副主席,当时思危主席给我分了几个省,因为我还兼任监察部副部长,有很多事情,难度大一点,但什么事都是处理好了会变成优势,我在监察部有什么会议都拿到我负责的省去开,所以那一届我第一个走完。”
担任民建中央主席之后,陈昌智同样坚持这个制度,每到一个地方都要和基层组织座谈、接触。“现在到市里调研,半天时间看企业,晚上和市委会的同志见面座谈。我在上一届的任务是要走37个市委会,结果我走了100个。”
“我常讲,必须做的事要先做好,你是赖不掉的。作为民主党派,特别是现在中共中央号召要联系群众、走群众路线,我觉得,这是一个很好的作风、一个很好的传统,必须要把它继承下来。”
自律律人。
在陈昌智看来,人人平等,任何时候都不要摆官架子。不要觉得地位不一样了,就以为自己有多高明。
通过民建中央领导密切联系基层,整个民建紧紧团结在一起,很有凝聚力,大家没有隔阂。陈昌智笑着说:“这项工作是民建独有的。”
其实,民建还有一项遴选制度也是独有的,就是差额选举。陈昌智介绍,民建通过差额选举选出部分中央委员候选人,去年拿出60个中央委员候选人名额,在125人中进行差额选举,没选上的同志都安排在专门委员会中。
这是一种改革,发扬了民主。
陈昌智说,这两件事都很不错。一个是差额选举,扩大民主,再一个是走群众路线,广泛联系群众。
2008年12月,陈昌智接棒民建中央主席刚满一年,民建中央成立了中央监督委员会,并通过了《中国民主建国会会内监督条例(试行)》,使民建成为较早探索参政党内部监督的民主党派。
而这项工作的思路,同陈昌智曾从事的监察工作,以及他在工作中形成的对监督工作惯有的重视有关。“党派工作中,包括注重协商在内的许多方式和特点,用到政府工作中能获得很好的效果。而把政府工作中的一些作风带到党派中,同样会促进党派工作。”
三年内,民建省一级都要建立监察组织,陈昌智已作安排。
对民建的自身建设,陈昌智倾注了太多心血和汗水。
或许缘由于此,民建整体参政议政作用发挥得很好。
就在这次采访的前一天,陈昌智刚从民建中央定点扶贫县丰宁赶回北京。
“丰宁县申报了17年的一个抽水蓄能电站项目,我们给他促成了。昨天刚举行了开工仪式,一期工程投资95亿,要建成世界第一的抽水蓄能电站,县财政将年增5个亿,这在当地可是个振聋发聩的数字。这都是依靠全会的力量,只要把大家的力量凝聚起来,就可以做更多更好的事。”陈昌智言语之间充满自豪。
2013年,民建中央的重点调研课题之一,是关于环保产业发展的。陈昌智已经赴北京、广东两地调研,并去环保部和国家发改委听取对调研报告的意见。
虽然环保产业位列战略性新兴产业的首位,但远未受到其他产业那样的高度关注。
“其他产业可以一哄而起,一哄而上,比如风电、光伏产业,现在都过剩,但是环保产业没有一哄而起、一哄而上,可以说还在发展的初期阶段。”陈昌智焦虑地说。
显然,他的关注会一直持续下去。
Copyright © 2013-2013 www.hunnu.edu.cn, All Rights Reserved
电话:0731-88872410   邮箱:tzb@hunnu.edu.cn